<form id="bdvbf"><nobr id="bdvbf"><meter id="bdvbf"></meter></nobr></form>

            <address id="bdvbf"></address>

            您現在的位置:大渡網 > 人文 > 文化時評 > 正文

            廉價肉制品,正在讓更多窮人挨餓

            發表時間:2019-09-07 16-09 來源:鳳凰文化 【打印】 [瀏覽次數:]

                 本周,“盒馬鮮生”銷毀生鮮食品引發網絡熱議。以“新鮮”為主打的“盒馬鮮生”,在營業時間結束后銷毀了當日未售出的新鮮飯菜、海鮮、甜品、飲料、點心,目睹這一切的市民無法相信眼前所見:“這月餅還是熱的啊!哎,這鮮肉月餅還是熱的!” 但工作人員回復她說必須扔掉,決定扔掉的食物不可購買,員工也不可私自帶回。

                  對此,“盒馬鮮生”回應道,保證商品在無變質、無食品安全問題的情況下,會對部分商品打折處理;像富含蛋白質等容易變質、但外表看不出是否變質的商品一律銷毀,防止帶來食品安全隱患。商家的做法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同,銷毀食品是杜絕二次售賣安全隱患的成本最低的做法,如果將食物二次分配給其他人,衛生問題、運輸成本問題都難以解決。

                  現代集約化農業、食品工業的發展,讓食物以更廉價、更迅捷的方式走進人們的廚房。但人們對食物的本質訴求,與工業化盈利,有時存在難以解決的矛盾。除了前文提及的浪費事件之外,大型集約化農業正在從各個方面給我們的生活和環境,帶來難以估量的負面影響——農場動物濫用抗生素,導致超級細菌反噬人類;集約化生產導致肉制品質量直線下降,加粗了全球人類的腰圍;發達國家的廉價肉制品產業,正在以讓貧困地區的人們挨餓為代價……今天的推送所討論的,正是發達地區的人們為了吃到廉價的肉制品,讓世界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在資源分配不平等的當下,搶占資源者,要么為了杜絕未來的風險,浪費了本可以供給他人的資源;要么為了降低自己生產的成本,將他人的資源在全球資本體系中挪作他用,而這一切都合情合理地發生著。驚人的事實背后,到底哪一環出了問題,今天的我們,不得不深思。《失控的農業》作者相信,消費者的努力能夠改變農業的現狀,作者提倡“友善消費主義”——發達國家的居民正在消費著遠超于他們身體健康所需的肉量,他們需要購買真正有機的、放養的肉制品,避免食物浪費。

                《失控的農業:廉價肉品的真實代價》

                 01

                  全球近一半抗生素

                  用在了食用動物身上

                 1953年,英國議會通過了《治療物質(防止藥物濫用)法案》。議員們對它興致缺缺,僅用短短的50分鐘就通過辯論、進入下一程序。法案第二條提議,為了讓農場動物的生長達到“驚人的效果”,農民有權“給豬喂盤尼西林(即青霉素)”。

                 英國衛生大臣向下議院報告,美國人研究發現,只要在飼料里加入少量抗生素——比例在2%-20%之間——不僅能讓動物生長迅猛,還對人體沒有任何不當影響。在場有人提出異議,議員巴奈特·斯特羅斯(Barnett Stross)博士提醒道,如果豬被這樣養殖,對盤尼西林有抗藥性的新型細菌可能會大量繁殖,一旦這些新型細菌轉移到人身上,那就麻煩了。他還進一步警告:

                 我們應該謹記美國那次可以成為前車之鑒的實驗。他們發現雌激素——一種卵巢激素——這種化學物質能讓雞變得更加肥大,讓雞胸變得又厚又多汁,更加美味可口。當他們將這種雞供應給高級餐廳里的座上賓以及還有參議員和眾議員時,他們當然不知道雞胸肉內還殘留著這種雌激素,這種化學物質會造成不孕,還好這只對男性有影響,但仍舊是茲事體大。

                 根據正式的議會記錄《英國國會議事錄》,斯特羅斯的警告當時只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但60年過去了,事情正如他預料的那樣。抗生素這種藥架上的“萬靈丹”,因為農場的廣泛使用甚至濫用,已經對人體失去強大的效力。

                  盤尼西林是第一種被大量生產的抗生素,在醫生廣泛使用之前,于1942年首度實驗性地用在農場動物身上。研究指出,服用低劑量抗生素的雞下了更多的蛋,母豬吃了則會生下存活率較高的小豬。難怪農民們會這么喜愛這種藥。此款神奇萬靈藥一度被認為有百利而無一害,但20世紀60年代首次出現警訊,當時暴發嚴重的沙門氏菌感染,數千名感染患者住院觀察,至少有四名孩童死亡。這是世界上有史以來第一次發現能抵抗多種藥物的“超級細菌”。

                  1968年,英國政府開始正式調查這個問題。但政府最終屈服于業界的壓力,讓農民照常使用抗生素。40年過去,英國仍是歐盟唯一允許廠商直接向農民推銷抗生素的國家。

                畜牧業的抗生素用量非常龐大。在世紀之交,全球生產出的抗生素有將近一半用在食用動物身上;據估計,美國約有80%的抗生素是用在農場里,而其中有70%是用來刺激動物生長或預防它們生病,而非用于治療。

                 當然,農場動物真的生病時,確應使用抗生素和其他動物用藥來治療,這一點很少人有異議。但事實上,珍貴的抗生素被浪費在支持一個惡質且疾病肆虐的系統上。集約化農場是疾病滋生的溫床,因為在這些農場里,成群的動物生活在十分擁擠的空間中。歐洲藥物管理局指出,工廠式農場“提供了抗藥性細菌所愛的環境,讓細菌得以選擇、擴散、生生不息”。更糟的是,因為工廠式農場悲慘的飼養環境,農場動物多半承受許多壓力。使其免疫系統能力降低。往返運送的過程更是加重了動物的壓力,研究指出,動物在運載過程中會抖落更多的細菌和病毒粒子,等它們到了運送終點時,遭感染的動物會比啟程時還多。如果一趟旅程的終點是屠宰場,那么病原體就會跟著轉移到肉品上。

                 在各種“超級細菌”之中,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最為惡名昭彰。2004年,人們確認豬身上存在一種前所未見的新型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名為MRSA ST398(或NT-MRSA),并且發現這種細菌開始傳染給人類。據說,如今全荷蘭的豬農有一半帶有這種新細菌,比例是普通大眾平均水平的760倍。實驗指出,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通常會出現在生肉里。在荷蘭,35%的火雞樣本受到感染,雞肉、豬肉和牛肉遭受感染的比例也至少有10%。

                BBC紀錄片《地平線:抗擊超級細菌》截圖。研究者通過基因追蹤發現,人體內部的金黃色葡萄球菌傳染給農場豬之后,在豬身上發生了變異,產生了耐藥性。

                 根據估算,在所有致病的細菌、病毒或其他微生物中,約有2/3是來自動物的人畜共患疾病。來勢洶洶的病毒性疾病,例如禽流感和豬流感,就與集約化農業密切相關。集約化飼養牲畜為豬流感、禽流感這類疾病提供一條新的發展路線和散播途徑,例如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H5N1,就是在遠東地區的養雞業快速擴張時出現的。1997年,香港的活禽市場和養雞場首度發現禽流感,當時造成6人死亡;2003年,該病毒延燒了整個東亞地區,當時正好是雞數量激增、飼養愈來愈密集的時期。

                 對于集約化農業如何造就細菌的抗藥性和兇猛的病毒性疾病的增加,許多科學家似乎仍閉口不談。這是個復雜的科學領域,來自業界的壓力甚大,而且想從頭到尾追蹤食物鏈中一個特定的抗藥性問題,曠日費時;研究的精確性也不易達成,因為細菌在過程中常常略有改變。令人不安的是,有些人把禽流感怪到野生鳥類頭上,甚至把這點作為強化農業集約化作業的借口。他們宣稱在室內飼養雞,可以保護它們不受帶有病原的野生鳥類感染。但這個論點刻意忽略了一項事實:禽流感在野生鳥類群中本來是一種正常的疾病,發生率并不高,反倒是進入集約化農場的高壓環境后,才會突變,造成危害。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大渡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版權聲明:本站所用圖片除本站原創以及有確切來源外,其他圖片均來自網絡,且均注明來源為資料圖,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延伸閱讀
            相關閱讀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郵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權所有 京ICP備1101370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99啪